注塑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越狱犯的67小时逃亡路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3:42 阅读: 来源:注塑机厂家

越狱

2009年10月17日14时30分,当四名越狱犯冲出堡垒般的大门时,他们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的问题是向哪里逃?

呼和浩特市第二监狱距离市区并不远,开车半小时就可以抵达市中心的新华大街。监狱周边的地形并不复杂,东墙与东二道河村毗邻;南面是一大片湿地,很难行走;西面是烧砖取土的荒地,被挖了很多大坑。监狱的正门,也就是北面是惟一的进出通道,门外是一条100余米长的柏油路。这还是属于监狱的内部道路。路的东面是一块停车场,西面是家属小区,里面有七栋家属楼。路口处还有一座门卫室,主要负责家属区的保安。

也就是说,无论探监家属还是工作人员上班,都要经过这条100米左右的半封闭道路,所以也常会有出租车驶入。不得不说,越狱者的运气非常好,在冲出监狱后正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抢车与出逃几乎无缝连接。

越狱者不仅抢到了第一个交通工具,而且还得到了盘缠。出租车上有一位前来探监的女士,她身上带了600多元钱。也许心有戚戚,越狱者只抢走了300元。

逃亡之初的一小时,对四名越狱犯至关重要。因为他们可以在警方作出反应前,选择逃跑方向,尽快离开现场。更重要的是,他们手上有车,有条件走得更远。事实也是如此。警方在事发约一小时后才接到报案,开始着手部署围堵、设卡等抓捕工作。

但从结果看,越狱者并没有利用好这一个小时。

现在还不清楚,高博等越狱者是否设计了清晰的逃亡路线。他们四人没有一人是呼市本地人,只有两人在呼市有短期的工作经历,而且除了董佳继外,其他三人都是在2004年入狱,已被关押了五年,而董佳继也是在2007年入狱,对外面的世界很陌生。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四人都不熟悉地形和道路,更多是靠方位进行判断。

四名越狱者驾驶着抢来的出租车,驶出最后的100米,进入市政公路。出了二道河村约一公里是一个三岔路口,向左是托克托县(位于呼市的西南方向)的公路,向右是进入呼市的道路,再走两公里就是南二环路,过二环则进入市区。

越狱者作出的第一个方向选择是,他们没有去托克托县,而是向右转先开到了南二环路,但也没有进入市区,而是沿着南二环路向东行驶。二环路上有路牌可以帮助他们暂时找到方向。此时,逃亡者在路线上刻意回避了进入人口稠密的大城市。

进入二环路不久,抢来的出租车内的燃气突然消耗完。四人在紫薇汽车厂附近弃车,乔装路人上了另一辆出租车,继续向东沿城市边缘行驶,然后折向东南,进入金桥开发区。这个区域是呼市的新城区,在开过了一个个新建厂区和被房地产广告围起来的工地后,出租车来到呼市炼油厂生活区的门口,停在了大黑河桥头。

这时四人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弃车步行。这个决定很有可能是因为桥上立着的那块牌子前方1公里收费站他们担心在收费站被堵卡的警察抓获。至此,越狱者的乘车里程约为16公里,正常行驶只需20分钟左右。

当时公安部门还没有行动起来,但他们已像惊弓之鸟,选择隐蔽前行,放弃了走得更远的可能。此时,应是10月17日15点左右。

逃亡

深秋的北方田野视野绝佳。金黄的阳光照在大地上,路边是落了叶子的杨树,玉米大部分已经收完,褐色的土地裸露出来,只留有枯黄的玉米根茎。

下车后,越狱者向东南方向行进,大致与102省道平行,这条路通往凉城。他们走了约20公里,来到和林格尔县的姑子板村附近。此时应该已经天黑。据后来警方掌握的信息,四个人在村子附近的玉米地中稍作休息。当时入秋以来最强的一股冷空气掠过内蒙古,大风掀起了沙尘,晚上气温降至零摄氏度以下。

逃亡的第一天行将结束,乘车与步行总共走了大约30多公里。

熬到早上6点多钟,董佳继与乔海强走出了玉米地,打算去找点吃的。在整个逃亡过程中,几乎所有出头露面的事情都是董与乔来完成,抢来的钱在乔海强身上。他们走到了姑子板村附近,跟随一位刚刚挤完牛奶的老太太。高博和乔海强告诉老太太,他们往大同方向贩玉米,但是车坏了,并问附近有没有修理厂。

善良的老太太看到他们很冷,就把他俩领到了家里,在其儿子的小卖铺里,卖给他们红塔山香烟、两瓶饮料和十几根火腿肠,一共70多元。

10月18日的太阳升了起来,逃亡进入第二天。

在逃亡路上,董佳继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人是他在山西大同的父亲。这个电话被警方截获。如果真如越狱者被捕后所说,有去山西的煤矿打工藏匿的计划,那么可以沿102省道到达凉城,然后再向南50公里左右就可以进入山西大同境内。进入山西最近的路,则是沿209国道向南,经和林格尔、清水河两县,进入山西朔州市。

但是这一天,他们改变了逃亡方向,在姑子板村从东南折向西南,经七杆旗、古力半、丹岱、克略等村子,斜插短暂进入了土默特左旗。并在这天下午,从一间房村向西跨越209国道,再次回到了和林格尔县。

然后四人继续潜行向南,经过了四铺、三铺,傍晚时分到达了西窑子村。他们的行进路线大概位于209国道西侧两三公里外,与209国道平行南下。大概18点多钟,四人在西窑子村沟内点起了一堆篝火取暖,并派一人到村小卖部买了火腿肠和饮料。

稍作休息后,继续仓皇逃窜。过西窑子村向南地形有了一些变化,丘陵坡地逐渐增多,松弛的黄土被雨水侵蚀,田野间沟壑纵横。丘陵只有90米高,生长着一米多高的柠条,用来防风固沙。丘陵间有一些自然生成的窑洞。

越狱者似乎嗅到危险的味道,没有再寻找隐蔽处过夜,而是向南穿越了前脑木气、后脑木气两个村子,于凌晨时分抵达台几村东的三多煤场附近。

简单估算下来,10月18日这一天越狱者走了至少六七十公里,前后两天加起来共100余公里,基本走完了逃亡的全部路程。事实上,他们再也没有走出以台几村为中心的狭小区域,剩下的时间就是绕圈子、躲藏和落网。

这一带人口稠密,东侧沿209国道是蒙牛公司的盛乐生产基地,以及内蒙古师大的分校区。公路西侧的村庄首尾相连,每个村子都有千人左右,种植玉米并饲养奶牛,生人进入很容易被发现。

警方所收到的报案线索也越来越集中地指向这一地区。目标的位置逐渐锁定,警方张开了一张围捕大网,从北面的台基营至南面的台几村,方圆150多平方公里。随着时间推移,这张网一点点收紧。

大庆订做职业装

都匀西服制作

邵阳西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