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塑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梁冀汉朝最残暴的将军毒杀皇帝最后下场如何

发布时间:2021-01-05 20:03:42 阅读: 来源:注塑机厂家

梁冀:汉朝最残暴的将军,毒杀皇帝最后下场如何?

小编知道读者都很感兴趣梁冀的故事,今天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东汉汉顺帝时期,大将军梁商有一个儿子名叫梁冀,女儿则是汉顺帝的皇后。汉顺帝驾崩后,年仅一岁的汉冲帝继位,梁冀的妹妹因此被尊为皇太后并执掌朝政,梁冀本人也接任了其父大将军的职务,成为朝中炙手可热的外戚权臣。

据历史记载,梁冀这个人一生残暴贪乱,恶贯满盈,同时还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外号——“跋扈将军”。之所以有这么一个外号,是因为后来的汉质帝(汉冲帝不到两岁便夭折,梁冀等人迎立八岁的刘缵为新皇帝,是为汉质帝)看不惯他在朝堂上的颐指气使,当众抱怨了一句:“此跋扈将军也!”

梁冀因此认为汉质帝不好控制,很快便找个机会将其毒杀。

很多人都会有一个疑问,梁冀既然如此“嚣张跋扈”,一言不合就毒杀皇帝,那么他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今天我们走进历史,一起来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

话说梁冀毒杀了汉质帝以后,另立自己的妹夫刘志为新皇帝,是为汉桓帝。这位汉桓帝就比较“识相”,从来不和梁冀争辩什么,忍气吞声小心翼翼地做了整整13年的傀儡皇帝。期间他对梁冀礼遇之优超过了萧何;封地之广超过了邓禹;赏赐之厚超过了霍光,甚至连日常起居都会按时报告,只为打消梁冀的顾虑。

梁冀不仅明目张胆地毒杀了前任皇帝,还大肆捕杀了很多正直的大臣,弄得朝廷上下敢怒而不敢言。另外,他又在私下里开拓了许多林苑,规模甚至超过了一些皇家园林。汉桓帝对此虽有不满,但也毫无办法,只能选择容忍,可一个人的忍耐毕竟是有限度的,直到一件事的发生,汉桓帝才正式开始谋划除掉梁冀。

前面说过,汉桓帝刘志是梁冀的妹夫,当初刘志就是凭借这层关系当上皇帝的,所以后来梁冀的妹妹顺理成章地成了皇后。这位梁皇后去世后,汉桓帝又开始宠幸一位名叫邓猛女的妃子,还封她的兄长邓演为南顿侯、母亲宣为长安君,邓氏家族大有崛起之势。

梁冀一方面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一方面防止邓家实力坐大,便想认这位宠妃——邓猛女为自己的女儿。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梁冀决定先一步步剪除邓猛女身边的亲人——接连刺杀邓氏族人。

有一次,梁冀在刺杀长安君(邓猛女母亲)时被人发现,于是长安君跑到宫里向汉桓帝报告了这件事,桓帝因此大怒,正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从此便有了除掉梁冀的想法。

光有想法没有用,必须要采取行动,可汉桓帝身边都是梁冀的亲信,一时无从下手。一天,桓帝借口上厕所,还特意让比较忠于自己的宦官唐衡服侍。进到厕所以后,桓帝看了看周边确实没人,就小声地问唐衡:“你知道咱们周围的人里,有谁跟梁冀不和的吗?”

“中常侍单超、左悺、徐璜、具瑷,私下里都对梁冀十分不满,只是敢怒不敢言。”桓帝没有看错,唐衡的确是可靠之人。

得到这些信息,桓帝非常高兴,但一下叫过来这么多人势必会引起梁冀的怀疑,于是他先把单超和左悺叫到自己的密室里问道:“大将军梁冀把持朝政,内宫和外朝都被梁冀的人控制着,朝中的大臣都是梁冀的人,我想除掉他们,你们看怎么样?”

“梁冀是国之奸贼,早该除掉了。只是我们这些人没什么智谋,不知道陛下的想法到底是什么?”看得出两人对此很感兴趣。

“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你们密谋一下把梁氏消灭掉吧。”桓帝表现得谨慎。

“如果陛下真的要灭梁氏,其实也并不难,我们怕就怕陛下中途又犹豫不决。”单超站出来说道。

“梁冀就是个国贼,理应消灭,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了!”桓帝握紧住拳头说道。

经过一番商议,两人又召来了另外两名宦官——具瑷和徐璜,桓帝用牙咬破单超的手臂,加上之前的宦官唐衡,一共六个人歃血为盟,在一起商讨灭梁大计。

很快,桓帝身边的这五名宦官以桓帝的名义召来司隶校尉张彪,然后联合皇宫里左右两厢的骑士、虎贲、羽林等士兵,总共一千多人发动政变,由单超亲自指挥这些军队围攻梁冀的大将军府。

梁冀虽然权倾天下,但真正愿意为他卖命的人其实没有多少,而且因为之前得罪的人太多,所以大家听说宦官们奉着皇帝的命令要除掉梁冀,很多人便立即倒向了宦官们的一方。结果单超等人很快就包围梁冀的住宅,没收了梁冀的官印,梁冀也深知自己罪恶滔天,必然没有活路,就和妻子一起自杀了。

梁冀死后,梁氏宗亲数十人也很快被处决,梁冀的故吏宾客300多人被罢免,朝廷里的各个重要职位为之一空,梁氏外戚集团被一网打尽,百姓莫不称快!

因为政变是由汉桓帝上厕所时密谋的,所以也被后人称为“厕所政变”。汉桓帝亲政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参加“厕所政变”的五名宦官同日封侯,从而使得宦官的势力得到了进一步加强,这也为东汉的灭亡带来了巨大的隐患。

带压堵漏

货物运输条件鉴定书

很久以前只是家串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