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塑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绿色和平反转基因舆论战议题转为立场之争蒙古沙棘

发布时间:2020-10-19 08:51:05 阅读: 来源:注塑机厂家

绿色和平反转基因舆论战:议题转为立场之争

第1页:一场不期而遇第2页:用舆论战发起挑战第3页:第4页:大讨论中被边缘化  8月17日,中国仅有的两个转基因水稻作物“华恢1号”和“Bt汕优63”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到期,至今未获得续期的批复。

此前的七月初,从事转基因动物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宁因涉嫌科研经费贪腐被吉林省检察院带走调查。

据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对外介绍,2013年开始,国家对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经费投入已经从最高峰时的二三十亿元缩减至四亿元。

数年来,中国的转基因研究专家们承受着巨大的外部压力。不少转基因科学研究者将目前的困境归咎于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及其引导出来的反转基因舆论。

“总的来说,是延缓了中国转基因研究的步伐,本来在这个领域我们与国际先进水平相差不大,但因为看不到商业化的前景,目前和国际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大。”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院副院长严建兵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

严建兵今年4月最先披露了绿色和平在海南“南繁基地”的“盗种”事件,此后,华中农业大学的转基因专家们发动了一次对绿色和平舆论反击战。面对 “反转”攻势,华中农业大学此前从未直接回应。

2004年,绿色和平首次发表反对中国推广转基因主粮的调查报告,至今十年。

十年间,转基因作物从一个属于专业领域的科学话题变成一个家喻户晓的公共议题。

2012年,绿色和平中国一度在其内部简报中宣称,在阻止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的持久战中已取得胜利。

但实际上,胜利者并不是绿色和平。转基因的议题越来越多被转化成立场之争,而绿色和平,则因“无国界”的身份显得愈发尴尬。

一场不期而遇

从事了16年环保活动的赖芸说,从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尴尬地卷入一场舆论漩涡之中。

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绿色和平中国有毒污染项目主任赖芸刚刚见证了自己孩子的出生,在香港粉岭,赖芸首次详细讲述了“盗种”事件的经过。

“我去是帮忙做调研,我不管这些项目。”赖芸说。

2014年4月11日,赖芸得知海南陵水有转基因水稻种植,就赶往当地。

“当时是在去找武汉大学的基地,碰上了一些老师和同学,就问了下路,后来我问他们那是什么地方,他们说是华中农业大学的育种基地。”从武汉大学育种基地出来后,他们决定到华中农大的基地再取一次样—华中农大长期研究转基因水稻,水稻田的规模远比武汉大学的基地要大。

赖芸称“采样点在华中农大围墙的外面”。当时天已黑透,取完样之后,赖芸两人被华中农大师生围住了。赖回忆说,后来气氛有所缓和,交换了水稻样本之后,他与同事离开了陵水。

时代周报记者曾就赖芸讲述的内容与该育种基地主管张庆路核实,但张庆路以学校禁止为由拒绝了采访。

几天后,赖芸成了媒体上“被抓获的盗种分子”。

对严建兵等人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胜利,他们首次从舆论上压制了对手。

“2000年之前,转基因还是一个非常高大上的事情,科学家把研究转基因当做一种尖端技术,以此为荣。而现在很多科学家都避谈转基因。这个过程中绿色和平等组织‘功不可没’。”严建兵说。

太原看白癜风好的医院是哪家

天津哪个医院治皮肤过敏

治癫痫病医院电话地址

北京不孕不育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