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塑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科技让个人信息泄露扩围专家建议加大违法成本

发布时间:2020-01-14 18:31:19 阅读: 来源:注塑机厂家

泄露个人信息,该管谁?该谁管?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婚姻状况、孩子多大、存款多少、股票是多少、购车购房的详情……这些原本隐秘的个人信息,可能正在被千里之外的一些毫不相关的人掌握的一清二楚。而且他们正在利用这些信息赚钱,甚至犯罪。为什么个人信息的泄露现象屡打不绝,而且越打越盛?有哪些新科技手段已经进入到了这个领域?未来我们个人信息的保护能不能够通过立法来实现?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霍德明、张鸿共同评论。

用户信息泄露案件一发再发,借助高科技盗取信息手段花样百出。个人信息安全为何被推向风口浪尖?

在江苏苏州的一所学校里,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怪事,短短几天,几十名学生的存款突然间蒸发了。

学生:我查了一下我卡里的余额就只有2分钱了。

顾沂(学生):我觉得这个事儿挺悬乎的,感觉突然之间钱就莫名其妙没了,本来还在手上的,就突然之间没了。

学校报案后,警方在成都市高新区的一个网吧里,抓获了正在作案的宋明海,远隔千里宋明海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窃取到了那些学生的银行卡号和密码呢。

宋明海(犯罪嫌疑人):我下载一些文档,突然就搜到几个相关的excel文档,包含一个叫奖学金的一个文档,那里面包含着身份证号码,还有银行卡号,我看到身份证号码和银行卡号是成批量成对出现的,我想可能就是什么批量开卡的,根据所学的知识,我感觉这些卡可能开卡的密码是有规律的。

经过实验,宋明海发现,这些银行卡的初始密码就是身份证后6位,而且很多人没有更改,于是他登录银行的网站,轻而易举的申请开通了这些卡的网络支付功能,并特意选择了通过买卖电话充值卡来套取这些存款。两个星期,他将44名学生银行卡里的5万多块钱存款席卷一空。

前不久,北京的小姚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亲切的报出了他的姓名和邮寄地址,说他们公司免费团购欧莱雅(微博)化妆品,还赠送300元的充值卡,不过需要缴纳298元的进口税,小姚觉得值,就交了钱,过了几天,货来了,打开包裹验货后却傻眼了。

小姚:这明显的一看就不是正规的东西,这上面的污迹很明显,这个划痕,所以我就说这个不行要退货,他们说需要联系快递什么的,说等电话,他们经理出差了,过两天才能回来,然后过了两天,我又给他打电话,完了他们就说,他们经理出车祸了。

小姚发现,邮寄单上,寄件人的位置写着北京团购网中心SZT的字样,寄件人地址一栏写着回龙观,上网一查,发现有一些网友和他的遭遇相同,记者电话采访了北京团购网却被告知,北京团购网中心SZT是个骗子网站。

记者:寄件人这块写的是北京团购网中心SZT。

北京团购网(电话采访):这不是我们的,你们被骗了。他窃取我们通道,然后给我们的客户打电话,冒充北京团购网中心,他不是冒充北京团购网。这我也挺气愤的,我找过他们,也给我地址了,但他们用的是假地址,他们就是有个玩电脑玩的挺好的,把我们的资料窃走,他可以进入任何一个网站系统,把客户的购买记录买走。

有的骗子甚至还会借助一些高科技手段让你防不胜防,一天中午,江西泰和县深泰公司的张经理,正坐在电脑桌前,手机响了。

张经理:我一般接电话都会看来电显示,对方这个电话熟不熟悉,然后我再接他电话,电话一响,我一看这个电话是县里面领导的话,他说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办公室,他说你方不方便说话,我说你说什么事,他讲我现在碰到点麻烦的事情,你的资金现在怎么样,我说什么事,你能不能借点资金给我,我挪动几天。

挂了电话后不久,电话又响了,还是刚才打电话的人,这次他直接告诉了张经理一个账号,让他马上把18万元钱打过来,张经理还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拨通了县领导的电话想核实一下。

张经理:他说什么事,我说你是不是向我借钱,他说没有啊,我说他现在把你的账号都发到我手机上了,他说你拿过来我看一下。

张经理赶紧报案,犯罪嫌疑人又是怎么准确获得这些电话号码和个人信息?犯罪嫌疑人毛建华交代,他是偶然从网上看到有人卖修改来电显示号码的软件。

毛建华(犯罪嫌疑人):就是说把手机的号码可以任意显示成另外一个号码,我就感觉好奇,就这样跟他对起话来。

毛建华花了200元购买并学会了号码任意显软件,然后纠集几名犯罪嫌疑人分头去购买通讯录、银行卡,通过技术手段,警方终于发现犯罪嫌疑人在江西赣州某地,警方连夜前往赣州实施抓捕。

周义深(江西省泰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进去以后我们一看他电脑是打开的,正在玩儿电脑,另外一个边上放着几个手机,正在拿手机跟我们这个张总联系,说这个钱怎么还没到位啊?

有关个人信息,我们再来看一组调查数据,您认为自己的个人信息安全意识强度为?一般的占49.9%,强的占29.1%,弱的占21.1%。

您觉得需要保护的个人信息有哪些?个人基本信息占34%,证件号码占31.5%,联系方式占26.1%。

霍德明:老人较容易受骗上当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的父亲现在快90岁了,有人电话打过来,他说我是您的亲戚,老人家电话上听到亲戚打电话来了,就已经血液沸腾了,然后他还说我在北京认识你的儿子,很多信息他都很清楚,我父亲就觉得亲戚来了,就肯定要招待他一下。我父亲招待他下馆子以后,第二天两个人就带了20公斤的黄金(1687.20,1.60,0.09%)到我家来了,要兑现,然后就带我父亲找金店测一下黄金。因为不是测每一条黄金,所以金店说黄金是真的。

测完了以后,我父亲就动心了,就要把其中一个骗子带家旁边的邮局,提钱买这个黄金,大概有一两百万。到了邮局,邮局的女同志很有警觉性,觉得老人家怎么一下提这么多钱?就问我父亲家里的电话,并且打个电话回我家去,我母亲在家,因为我母亲跟父亲都被骗了,所以我母亲说没错,就让他提款吧、这个邮局的女同志很机灵,又要了我弟弟的手机号码,打给了我弟弟,我弟弟一听,就知道黄金是假的,阻止了事情的发生。

张鸿:诈骗得手关键是个人信息泄露(《今日观察》评论员)我个人没有遇到过这种二次伤害,什么叫二次伤害?因为我的信息本身丢失就已经是损失,受到了一次伤害,无辜的个人隐私损失。第二次伤害就是他拿这个信息来伤害我,来诈骗我,这就是二次伤害。

我身边朋友经历的最严重的二次伤害就是,我们有一个实习生家在哈尔滨,正在上课的时候收到短信,让他配合运营商的一个活动,把手机关掉两个小时,他就很听话的把手机关掉了两个小时,然后有人给他家里打电话说,你的孩子得了什么病,现在在医院里需要家人及时汇款。家里人一打电话手机关机,就觉得可能是真的。在家里准备汇钱的时候,两个小时已经到了,因为凑钱不容易,家里人又给他拨了电话,一下子就通了,说他正在上课,才知道上当。我们还有一个同事去上海采访,就在他登机的那一瞬间,他家人收到了电话,说他出了交通事故,让家里人赶紧把钱汇了,这就说明这里边后面的产业链已经到了很精细化的程度。

霍德明:从正反两个方面来看个人信息的管理

(《今日观察》评论员)

个人信息管不管得住,要用正面跟反面的方式看。从正面来看,假如我到一个购物中心,我真的很希望随时有人发短信告诉我,霍先生,你要买的衣服就在什么地方,它能够及时通知我,这是一个现代科技的一个进步。从反面来看,他怎么知道我要什么东西?肯定是我原来透露这些东西,第一个解决方式就是不泄露这些个人信息,但这不太实际。第二个,最佳的犯罪率其实不是零,如果是零犯罪,那么社会付出的成本很高,是我们回避这个问题,那么我们要把社会管理成本考虑进去,怎么样能够让个人信息有正面的应用。

如果个人信息泄露变成反面,变成诈骗,那么应该在社会上有帮助个人能够减少被诈骗的可能。当初电脑发明的时候,没有病毒这个玩意,现在反病毒的成为一个产业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有一个保护个人信息的保镖?如果做到这点,那也是正面产业的一个好范例。

张鸿:个人信息的泄露随着科技的发展日益严重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们一直呼吁靠政府来解决,其实靠市场化也能部分解决。现在,我在某些地方曾经表露过我想租房,那么立马我的手机随时随地可能会收到有租房的信息。我在妇产医院有了一个儿子,紧接着在其他地方,月嫂、奶粉、小孩衣服的信息全来了。现在已经因为没有限制,所以扩大化了,在我不需要的时候也会告诉我。比如他拿到我的车和房子信息以后,他不管我出租不出租,卖不卖车,需不需要润滑油,就出卖给下一家公司,在这里面形成了一个大的产业链,现在我们对于这个其实是无解的。

而且我们正走在服务更加精细化的道路上,但在我们没有控制好的时候,尤其是科技发展前提下,当出现了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所有的监管、法律等等还没有跟上,但那些人却跟上了。

几年前,我们很难想象自己的电脑可能会被别人控制着,他可以通过这搜集大量的联系方式,把很多东西都给破解掉,比如盗用信用卡里的钱,通过远程控制电脑就可以完成。

个人信息保护问题触目惊心,保护个人信息最有效做法有哪些?立法、企业自律和公众监督怎样三管齐下?

今年3月20号,北京大兴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倒卖个人信息案。黑龙江省尚志市的吴春魁无意中在网络中获得了一个所谓的挣钱门路,买卖个人信息,于是,他通过网络QQ群从别人那里以每条5分至8分钱的价格买入个人信息,又通过互联网群发小广告寻找买家,再从网上将公民个人信息以每条5分到1小钱出售,通常公民信息的价格根据信息的新旧情况而定,新的贵一些,旧的便宜一些,按包买人民币50元至120元不等,在1年多的时间里,吴春魁通过这种方式获利2万多元。

公诉人(北京大兴区法院):被告人吴春魁于2010年7月至2011年9月间在本市大兴区富强东里15号楼3单元502租住地内使用电脑在互联网上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公民个人信息牟利,经鉴定在其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中发现公民个人信息14万5千余条。

在旁听席上,吴春魁的父亲、兄弟姐妹还有女朋友都坐在他的身后,看到家人为他揪心的表情,吴春魁当庭落泪,称自己后悔不已。

吴春魁(被告人):都是想为了挣点钱,多一份收入自己开销不是能减低一下,但是不知道犯法,如果要知道犯法根本就不能做,自个现在工作也丢了。

此案,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霍德明:自身保护个人信息的力量微乎其微

(《今日观察》评论员)

要增加社会捍卫个人信息的商业机构,这个诱因是很重要,市场化。防毒软件就是非常好的先例,有毒就有防毒的,防毒也要升级。如果光靠法律,经济上没有诱因,因为法律永远跟在后面,要在之前就能够杜绝它,以前叫做保镖,现在科技化时代,我们有电子保镖或者各式各样的鼓励出现电子保镖。既然个人信息不能够完全被堵起来,那么就要从经济学的诱因方面来想,让老百姓或者企业家们能有更多这方面的对社会的正面贡献。对个人来讲,自己能怎么样保护个人信息,那是非常微乎其微的事。

张鸿:我们需要加大执法力度 增加违法者的违法成本

(《今日观察》评论员)

存量的非法交易市场里边的这些信息,所有的现在我们提到的办法,即使今天就生效,解决的可能也是增量的问题,但是存量其实是无解的,它还在那交易着。只有你受伤害的时候,你可能采取司法的手段、法律手段,但是你通过司法的手段找不到这个人,所以这不仅仅是我们要提高安全意识能解决的问题。我觉得很多人选择提高安全意识,当然是他们觉得自己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但就我个人来说,我可能也会选择提高安全意识,但是即便如此,还需要我们加大执法力度,增加他的违法成本。

今天这种现象如此泛滥,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3·15到现在,有两个案子有特别浅显的错误,一个是罪犯说我拿到这些人身份证号和银行卡号以后,我就猜密码,用他的身份证,用出生日期生日,基本上有20%的概率能猜对密码,然后就能把钱转走。所以我们真的要用一点心去设置自己的密码,我们真的要在非常低的技术含量的层面要提高一些警惕,当然我们也要期待警方迅速的破案,让这些人增加违法成本。

网上预约挂号服务中心

网络预约挂号平台

在线咨询电话

预约挂号合作